你觉得《权力的游戏》很女权?别逗了

时间:2019-09-26 13:00:01 来源:妈妈中国网 当前位置:7哥港澳赌王 > 解梦 > 手机阅读

《权力的游戏》(以下称《权游》)到了第七季,曾经由众多王侯将相所掌管割据的各方领地,渐渐落入 Cersei 和龙妈两个女皇手中,焦点亦聚在两人的对峙之间。突然观众彷佛看到了有趣的画面:在一套以神话原型和中世纪为时代背景的美剧里,女性忽然站到前面了,于是开始有人谈论《权游》里的女角色如何更具人性、不再流于美剧常见的平板,连作者 George R. R. Martin 都出来证明说自己骨子里是个女权主义者。

不过,作为此剧的长期观众,我其实觉得这剧在性别表现上还差点劲儿。我承认剧中的女性角色有不少亮点,但不能认同剧中隐含的性别权力思考逻辑 —— 掌握权力的人从男人变成了女人就是女权了?才不是。女权主义的批评对象并不是男人,而是压迫性的父权体系。那我们就来看看《权游》里的女性角色,是否僭越了父权体系的结构和限制。

以暴易暴的迷阵

Cersei 和 Daenerys Targaryen 终于站到权力的高峰 —— 这看似代表了女性地位的高举,并让不少观众大呼过瘾。可是这设定背后却有种隐隐的违和感。正如女性主义写手和记者 Meghan Murphy 所言, 剧中的女性掌权并不等于性别平等与解放,细心看看你会发现,她们的表现不过仍然在贴近以暴易暴的男性气质而已。

你觉得《权力的游戏》很女权?别逗了


女性主义的重点之一,在于解除压迫而且达至性别平等。从这一点观察,当 Cersei 为了地位,为了维护王族的继承系统,压迫君临殿的其他女性甚至男性,她无非是一位父权结构的共谋者。而她取代死去的儿子当上女皇,也不过是为了 Lannister 家族的延续,并通过这种方式达到自己的复仇。前几季的 Cersei 有强烈的 “毒蝎女郎”(femme fatale)特色,而当她因为宗教审判剪短发后,女性胴体也被高领衣服紧封,人物外型越来越传达出一种阳刚气质。

相比之下,龙母争取权力的过程可能更为观众喜爱,勇敢正义的圣母人设也让她更讨喜(当然很多人现在觉得 “圣母” 是个贬义词)。然而在龙母养成自己的领袖气质(好吧,龙宝宝和不焚之身可能是更根本原因)之前,她能够在野人群族中得到权力地位的根本原因却是:得宠。

通过性技来驯服丈夫,这其实最贴合性别定型 —— 女性的性器就是武器,在床上掌握了丈夫等同于掌握其麾下的力量。而这角色设定走到第七季,也展现了刚愎自用,同样因为权力而走向了男性霸主必然施展的暴力行为(比如以龙炎烧毁 Jaime 带领的运金大军后,对败军展现的 “皇恩” 和 “威权”)。这样算来,她唯一让人欣然接受的举动,可能只剩下解放无垢者和奴隶,以及在最新一集驾龙救 Jon Snow 一众了。龙母的角色写得好的地方,并不在于她用性、用龙来争取权力,反而是她在权力和正义之间的选择,以及被两者不停地拉扯。

你觉得《权力的游戏》很女权?别逗了

《权游》截图

多说一句龙母的婢女 Missandei。第七季中当 Jon Snow 质问她:“你如今不仍是奴婢吗?”,她自信地道出,龙母没有买回她,她只是自愿跟随。而她与无垢者灰虫的性爱,也让男女交欢不再局限于阳具中心。在这场男女争权以暴易暴的剧里,或许只有这些人与人相处的细节还可予以安慰。可惜的是,这种亮点只存于无关痛痒的小配角之间,终究无法走上前台。

中世纪家国结构下的女子困局

其实《权游》的设定从一开始便给自己下了套 —— 神话原型里的父权体制,加上中世纪的皇权、家族、宗教枷锁,局限了性别表达的空间,甚至可能愈是在权斗中表现出色的,受这种权力架构的局限愈大。受限最明显的可算是 Cersei 和 Sansa 两位了。

Cersei 自己最看重的身份,其实并不是皇权,而是 “好女儿” 和 “好母亲”。当 Joffrey 和她父亲在世时,她所有的权谋目的都是为了令自己在前者看起来是个好妈妈(甚至发展成控制欲极强的 phallic mother 形象),在后者看来是个有用的女儿。由此看来,第七季她继续所有权谋的背后目的就很明显:代替她的儿子,以及自己的家族,走向更阳刚的权力位置上去。这种中世纪家国扣连的设定本身就局限了女性的发展 —— 权谋要精彩的话,人物必须在相当程度上受各种牵绊拉扯,而在女人而言,其牵绊通常都是父亲与儿子。

你觉得《权力的游戏》很女权?别逗了

对儿女极度保护的 Cersei 《权游》截图

而另一个很受家族拉扯的,就是观众或多或少都期待过其经历不幸后会黑化的 Sansa。然而,一直以来她的角色设定就是典型的小女人:期望结婚、不能受苦、倾慕有权威的人(在剧中是 Joffrey),却又同时幻想公主王子式的爱情(所以当她发现要嫁给 Tyrion 时马上崩溃)。虽然中途经过挫折,但她还是没有成长,直至第七季,她作为 Lady Stark 刚露头的个人魅力,还是因为小指头的牵引而崩坏了。

有网友也认为,她勇敢地为父亲求情、以私生子一词来侮辱 Ramsay Bolton、利用性欲让小指头围着她转等剧情,都使她成为值得欣赏的女性主义者。 然而仔细看来,这个一直被利用的可悲女角,形象实在是非常偏平 —— 以上她所做的事情,都为求维持家族出身的表现。换言之,她很努力地试着做一个合礼、守节的女儿。

你觉得《权力的游戏》很女权?别逗了

图片来源

然而编剧可能存心气她,第七季中让野丫头 Arya 回到了临冬城。隔了五季的姐妹重逢虽然还有些温情,两人之后的互动就越来越负面。Sansa 观看 Arya 和 Brienne 比试,当 Arya 占了上风,她的神情变了,从刚开始以轻视、不屑的语气对待 Arya,转变成步步为营。而另一方面,作为一个从小就不合规矩的假小子,又沦落在社会底层很久,Arya 对权威从来不屑一顾。Sansa 的小姐式的女性气质与 Arya 一向不对付,在第七季两人的对峙中,更成为了 Sansa 懦弱与心机的证据。两人对彼此的排斥,可以说是两种性别表现间的排斥。然而很可惜的是,这种看似的女性角色多样化,仍是只能通过姐妹间的心计和冲突来展现,这点和普通的后宫剧不无不同。《权游》对 Brotherhood 的刻画很感人,可为什么对女人间的 Sisterhood 都刻画成这样?

禁不起推敲的女性权力瞬间

说到 Arya Stark,这可能是整套剧里最令人期待的女性角色(虽然在对姐妹情谊的处理中,还是有以上的遗憾)。她经历了一般成长小说男主角都要经历的许多磨练,包括投军、接受训练、流浪天涯。这种与传统女性形象脱轨的设定,令她回避了随家族而来的礼教规范,也让她又更多 “出格” 的空间。

你觉得《权力的游戏》很女权?别逗了


然而,尽管 Arya 能够避开家国同构的局限,她的脱轨也常是透过贴近男子气概(masculinity)来达成的。她的中性身体可以说是一种有限度的性别平衡,而她受训 no one 后可以随便换脸换体格,这更突破性别想像。No one 教 Arya 的第一招就是扮演,把要表现在社会的外在角色扮演出来,这种变装绝对没有达到操演(performativity)的层次,但在这场中世纪的压抑中,是难得的稍见趣味了。

另外两位强大的女性角色,也逃不开对男子气概的操演。 为了担起家中长子角色,Yara Greyjoy 不仅需要证明其武力和指挥能力(这属于职业要求,无可厚非),还得处处 “像个男人”,包括言行举止和性趣表达。Yara 和女人的调情总是像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戏码。对此我不意外,但无法不为这种 Tom Boy 女同志的刻板描绘感到难过。其实上一季 Yara 舅父前来夺权的一幕,也充分体现《权戏》对性别的想像如何核板了:舅父的夺权戏码全仗攻击性别,先是调笑 Theon 没有鸡鸡,再来鼓动群众排斥假男人的 Yara。另一位是 “美人” 骑士 Brienne of Tarth。虽然是一如既往的强大和值得依赖,但她对自己的女性身份排斥这一点上,至今尚未见突破。

你觉得《权力的游戏》很女权?别逗了


从性别角度来观察《权力的游戏》,实在是很痛苦的事。一方面它展示了打破常规性别设定的勇气,另一方面,你暗自明白它的角色设定远远没有让女性走出定型(gender stereotype)框架。如果从美剧的往绩而言,这些女角的确有点不同,然而她们突破或许是注定有限的。

那么,究竟在《权游》的中世纪语境下,或者是在父权限制下,体现女性力量的女性领袖,应该是什麽样子呢?女性主义最理想的乌托邦自然是男人可以不依靠阳具来做男人,女人也不因为身体而受规训,没有(性别/阶级/种族)歧视,人人平等,而这在中世纪是无法达成的理想。就算如今,现实社会中能突破限制的女领袖还是太少了,以至于我们只能继续想像,想像一个不必依赖外表、性技来向上攀登的女性,想像一个不再把自己假装成男人仍然能做骑士的女性,想像一个不依附于父系家庭关系仍能怀柔天下的女性。

相关文章:

解梦本月排行

解梦精选